藝術品擺著沒意思,融入生活才有未來!35歲工藝師張豐盛生在屏東新園木工家族,4代以木工為業,早期曾祖父搭建日式神社傳至爺爺時代改為製作家具,他有感傳統家具業已逐漸沒落,為求創新將木工結合生活用品,讓藝術品不只是擺好看。

區推動生態旅遊,「改變了我的一生」,在社頂成長的廖怡晴回想,以前的願望就是「長大後要離開這個鬼地方」,還會跟同學幻想將來一起到哪裡生活。

接觸生態旅遊後,才發覺自己居住的社區這麼棒,花草、鳥及昆蟲都很珍貴。會參與社區生態旅遊是個偶然,廖怡晴表示,當初媽媽看她整天玩電腦,要她陪擔任解說員的長輩夜間巡守,長輩見她眼力好,鼓勵加入解說員行列。後來去上課,順利通過解說員考試。

火車站, 沿著站前中山路上往南走,一棟特殊的4層樓公寓隱身於一處眷村聚落,外表毫不起眼,卻是今天屏東人藝文交流和公眾議題討論的所在。屏東子弟簡瑞鴻(阿鬨),1年多前回到老家成立H 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,在這裡,有展覽、論壇和電影放映等活動,企圖成為串連各界對話的載體。 「Ho覓」是台語「好東西」的意思,顧名思義,就是希望透過Ho覓, 把屏東的好東西與大家分享。
六十八年次的單親媽媽鄭婉阡,五年前帶著生病的女兒回到父親的故鄉林邊,以賣「飯湯」及清潔打掃維生。林仔邊自然文史保育協會理事長陳錦超請鄭婉阡到協會打掃,除了埋頭打掃,她認真讀了協會的每一期月刊,才發覺林仔邊自然文史保育協會為地方做了數不清的事。她被協會激發出勇敢和堅持,一點一滴接起所有工作,包括養灘種樹、養水種電、光采濕地等,投入林邊社區營造的工作,從「幹總事」做到「總幹事」。
回想我2016年在屏東社區、學校及圖書館介紹內蒙古的時候,望著聽眾欣喜、快樂、滿足甚至驚訝的表情,其實我的內心頗不平靜。 我是林峰,來自內蒙古的首府呼和浩特市,畢業於內蒙古工業大學,自幼喜愛書畫,在中學的六年期間受到名師指導有了長足的進步,在各類書畫比賽中屢次獲獎。15年前我第一次從遙遠的內蒙古踏上台灣的土地。 這是我和東港高中李依培老師相識,相知到相愛的結果,那時還沒有開放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旅遊,所以對到台灣生活心裡忐忑不安,母親還在一旁偷偷落了淚。 來到屏東的家我立刻打電話報平安,父母才轉憂為喜,放棄了電信工程師工作的我在台灣教起了小朋友學數學和理化,此時為了我摯愛的太太和孩子,慢慢的把對美術的這份熱情埋藏在心底,只是在閒暇偶而做些陶藝和篆刻作品,過起了恬靜的生活。
酷帥中帶點Kuso,兄弟倆共同創業、揮汗顧攤,認真實踐想做的事。哥哥私下喜愛色鉛筆塗鴉、蒐集小 汽車模型,弟弟則是合唱團要將,常逛展覽與聽團演唱。 李嘉洺(前)、李建霖兄弟倆以行動,證明在屏東家鄉也能闖出一片天。 賣臭豆腐?是的,不用懷疑,這種臺灣街頭巷尾都看得到的食物,在我眼中,卻很少有人做出不一樣的呈現方式。 我和弟弟出生餐飲業家庭,從小跟著爸爸賣吃的,對煎、煮、炒、炸習以如常,也不怕油煙味。創業之初,沒有外人想像中那樣浪漫,而只是很務實的認真思考自己能夠做什麼,不僅可以盡快還完學貸,甚至開創出不同於傳統路邊攤的氛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