播藝術種子Ho覓愛分享 – 傳遞聲音 成對話載體

走出屏東市火車站, 沿著站前中山路上往南走,一棟特殊的4層樓公寓隱身於一處眷村聚落,外表毫不起眼,卻是今天屏東人藝文交流和公眾議題討論的所在。屏東子弟簡瑞鴻(阿鬨),1年多前回到老家成立H 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,在這裡,有展覽、論壇和電影放映等活動,企圖成為串連各界對話的載體。 「Ho覓」是台語「好東西」的意思,顧名思義,就是希望透過Ho覓, 把屏東的好東西與大家分享。 阿鬨表示,高雄或台南有許多咖啡館,可以聽到不一樣的聲音,屏東卻沒有,剛好他的文創公司也累積了能量,「得到了一些資源,覺得可以回去做一點事。」在《中國時報》與正聲電台合作的「新故鄉動員令」節目中,阿鬨分享了他返鄉創立Ho覓的初衷。 空間用途多富實驗性 Ho覓標榜為藝文實驗研究所,空間用途多元,也極富實驗性質,一樓是結合共同工作空間(co-working space)與獨立書庫,二樓是展覽空間和不賣書的實驗書店,三樓是藝術創作空間,四樓則是背包客棧。 成立短短1年多以來,Ho覓密集地舉辦過大大小小許多的活動,也邀請過倒立先生黃明正、三輪車環島分享柴燒紅豆湯的唐大可、「不老騎士」活動推手林依瑩和「多背1公斤」發起人安豬等來演講,阿鬨說,這些活動背後是有目的的,透過每一場活動,「都是在傳遞聲音給大家,希望帶給屏東市民不同的想像。」 為偏鄉童多背1公斤 阿鬨指出,「多背1公斤」在中國發起時的原意,就是希望旅遊者在出發前準備多餘的書籍和文具,帶給沿途遇到的偏鄉學童,把這1公斤回饋給偏鄉的孩子,「我們也希望大家多背,更願意來屏東奉獻1公斤。」因此,第一場活動即安排談「多背1公斤」的公益旅遊。 透過這些講座,阿鬨表示,帶入了很多想法,也帶入了很多衝撞,「本來就設定要讓大家聽到多元的想法和不同的訊息,」然而,因為交通不便利,阿鬨坦承,「台北人要換好多交通工具才會到屏東市,大家其實不太願意來。」 找演講者要連哄帶騙 為了邀請這些不同議題的講者們來屏東,阿鬨必用盡各種手段,他說:「大部分都是連哄帶騙,」說服他們來演講,再多留一天,明天就去墾丁,「要用一些誘因,才有可能把人找來。」 然而,從邀請講者、放映電影、舉辦展覽到提供藝術家駐點創作等,都是免費的活動,主持人、《中國時報》執行副總編輯張瑞昌忍不住問:「你又不是富二代, 要靠什麼來支持這些活動?」阿鬨說,他從2006年起,就規定公司不管賺多少錢,都要留下5%的盈餘,提撥為其他非營利服務事務的經費,「莫拉克的時候我們也去救災,現在的Ho覓也是透過這個機制來成立。」 連鎖店概念串起全台 阿鬨表示,「Ho覓已經變成一個屏東人都會在那裡的地方,那就達到目的了。」下一步,阿鬨希望Ho覓的模式能夠散發出去,「希望把連鎖店的概念放進來,連結全台灣。」 他認為,目前台灣有許多的藝文空間,彼此的連結性卻不夠強,因此,他也積極地到處演講,到各大專院校分享Ho覓的故事,鼓勵年輕學子們,如果想創業或返鄉,趕快採取行動,未來期望將各縣市的藝文空間串連,「這些都是我的種子。」 (執筆:蔡百蕙)

屏東萬丹福來伯-友善大地的紅豆

紅豆又叫赤小豆,小小一顆就有含量相當高的鐵質,是很棒的補血聖品, 尤其對氣血虛弱、容易貧血的女生來說,紅豆能促進血液循環,冷冷的天喝上一碗紅豆湯,除了可以改善手腳冰冷,氣色也會跟著紅潤潤!

Relive生活再製

由生活中找到設計,從設計中找回記憶! Relive即重新體驗、再次經歷。 我們將從「生活」中尋找人的共同記憶,將其「再製」成為各式日常大小物,期望帶給使用者不僅只是良好的使用經驗,而是過去的記憶、經歷與體驗。

Recent Posts